当前位置: 钻石足球吧> 华人自由足球吧> 钱壮飞危急关头挽救了中央机关,长征途中神秘失踪,其真相何在?
钱壮飞危急关头挽救了中央机关,长征途中神秘失踪,其真相何在?
钱壮飞危急关头挽救了中央机关,长征途中神秘失踪,其真相何在?

钱壮飞危急关头挽救了中央机关,长征途中神秘失踪,其真相何在?

足球人
24
  • 正文
  • 最新
  • 热门

1931年3月,位于上海的中共中央派陈昌浩和张国焘到鄂豫皖苏区红军中工作,中央特科红队科长顾顺章由上海经武汉护送他们前往鄂豫皖。

顾顺章从鄂豫皖回到武汉时,在汉口离大智门车站不远法租界的德明饭店住下,用“化广奇”的艺名,到新市场游艺场公开表演魔术 。

4月下旬的一天中午刚过,顾顺章由武昌乘渡轮回到汉口,下船刚到江汉关门口,刚好被叛徒王竹樵撞见。王竹樵暗中跟踪盯梢,一直盯到顾顺章的住处,马上报告国民党特务机关。

当日夜,“化广奇”被当场逮捕,被迅速押解到国民党武汉绥靖公署行营。

当年捕获顾顺章的国民党武汉行营少将侦缉处长蔡孟坚回忆:顾顺章被捕后,非常镇静。明确承认自己的身份,要求蔡孟坚安排他去南京见蒋介石。武汉行营主任何应钦安排蔡孟坚护送顾顺章去南京,送交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即所谓的“中统”)。

顾顺章本在中共党内专门负责惩治叛徒,他非常清楚叛变意味着什么,而他之所以一被捕就敢于叛变,是因为他自信能借助国民党之力摧毁整个中共中央机关,将中央特科负责人周恩来、陈赓等人悉数抓获,从而也为自己解除后顾之忧。

顾顺章是知道南京国民党的特务系统中潜伏有中共人员的,因此告诫不要事先向南京发报。但是,蔡孟坚按捺不住兴奋,急于报功,连续发了五封电报,向国民党特务头子徐恩曾的调查科和其他有关单位通报了送顾顺章来南京之事。

当顾顺章得知蔡孟坚已向南京发报时,跌足长叹:“抓不住周恩来了!”

不出顾顺之所料,接收蔡孟坚所发几封电报的,正是周恩来安插在徐恩曾身边的谍报员钱壮飞。


钱壮飞,1895年生于浙江省湖州一个商人家庭。1915年,考入国立北京医科专门学校(今北京大学医学部),1919年毕业后留京行医,还教过美术和解剖学,演过电影,擅长书法、绘画和无线电技术。1925年经内弟介绍,他和夫人张振华在北京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钱壮飞曾到冯玉祥的西北军中当军医,因欠饷严重、家计无着而又去上海,一时失去组织关系。翌年,他在报上看到无线电训练班招考广告,经考试,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被录取。

钱壮飞无意中进入的这个训练班,其实是国民党新建的特务组织。他在训练班很快显示出过人才华,又因与特务头子徐恩曾是同乡,徐表示要调他当机要秘书。钱壮飞感到事关重大,马上通过各种途径找到李克农,向中共中央请示。

周恩来得知后认为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立即批准,指示要将国民党的特务组织拿过来为我们服务,并决定让李克农、胡底与钱壮飞组成特别党小组,直接归中央特科单线领导。

随后经钱壮飞介绍,李克农、胡底也进入了国民党特务机关,三人一并受到徐恩曾重用,身居要害岗位,这就是赫赫有名的中共隐蔽战线的“龙潭三杰”!

钱壮飞打入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后,以自己的机敏能干及难得的廉洁赢得上司器重。不过,狡猾多疑的特务头子徐恩曾虽然欣赏钱壮飞的才华,但处处设防。他只让钱壮飞处理文件和电报收发,而密码本却自己随身携带,机要电报也一直由他自己亲译。

为了搞到徐恩曾的密码本,钱壮飞与李克农商议后略施小计。一次,钱壮飞陪徐恩曾到上海,他趁这个色鬼进歌舞厅换衣服之时,把密码本快速拿出,由守在外面的特科同志迅速拍照后,再迅速送回到徐恩曾的衣兜内。

自此之后,钱壮飞从报务员那里接到电报,对估计有价值的都由自己开封先译,然后再原样封好上送。

这份密码本也被抄送到中央军委和苏区红军那里。国民党几次大“围剿”的计划刚刚制定,尚未下发作战部队,其全部内容就已被破译,并被送到中央军委负责人周恩来及苏区军事负责人毛泽东、朱德的案头。

顾顺章在被押往南京的路上,正值周末,恰逢徐恩曾从南京回上海。值班中的钱壮飞接到蔡孟坚连续发来的五封电报,用密码本将其全部译出,由此获悉顾顺章被捕叛变的重大消息。他大为震惊,立即采取应急措施。

幸亏顾顺章从汉口乘船到南京要两天时间,这个时间差给钱壮飞留下了向上海中共中央通报的时机。考虑到自己不便马上离开,钱壮飞让女婿乘夜车赶往上海报警。他自己也于周一乘车离开南京赴上海。

星期天一早,李克农得到消息后,立刻通过陈赓找到周恩来。

此后的两天两夜,周恩来指挥在上海的中共中央各机关立刻采取紧急行动,中共中央、江苏省委和共产国际远东局的机关,立即全部转移。

蔡孟坚将顾顺章押送到南京中山路305号徐恩曾的秘密办公处。顾顺章一见门牌,说这里是共党驻南京的秘密接头地点,才说出钱壮飞。

徐恩曾得知钱壮飞是共产党后,如同五雷轰顶。他赶紧布置特务到上海抓人,但是晚了一步。等国民党特务上门,上海中共中央各机关早已转移,人去楼空。

靠钱壮飞的情报,上海中共中央机关逃过一劫,钱壮飞因此为中国革命立下奇功!


钱壮飞为保卫在上海的党中央,做出了巨大的贡献。钱壮飞的身份暴露后,为了保护他的安全,中共中央决定,派人护送他进入中央苏区瑞金,从而结束了他在国民党特务机关作为一名“红色间谍”的生涯。

1931年11月,钱壮飞在中央苏区任国家政治保卫局中革命军委分局局长。

1933年5月,中革军委制定的《总司令部编制方案》规定了所属各局,原军委参谋部侦察科科长曾希圣被指定为二局局长,钱壮飞为副局长且主持工作。

当时保卫局的很多干部、战士,一门心思要上前线杀敌,不太安心于做情报、保卫工作。钱壮飞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引导他们的思想,启发他们认识到情报保卫工作的重要性。

年轻干部张文碧要求调到前线去冲锋陷阵,钱壮飞找张文碧谈心。他一边谈话,一边手插在荷包里,暗暗地在小本子上记录下谈话内容,然后拿出来给张文碧看。张文碧一看,大为吃惊!他早就听保卫局的同志说过,钱壮飞有一套能在口袋里暗中笔录谈话内容的绝技,这次总算领教了。钱壮飞一番严肃而又诚恳的批评教育,使张文碧心服口服,从此打消了上前线的念头,安心于情报业务。

钱壮飞和李克农等人根据大部分情报工作人员文化程度偏低的情况,亲自编写情报教材,帮助大家提高文化水平,掌握有关情报、保卫工作的各种专业技术知识,为培养政治上坚定、业务上内行的红军情报、保卫工作队伍,倾注了大量的心血。

钱壮飞经常给情报保卫干部上课。他个子高,皮肤白,戴一副眼镜,看上去像一位文质彬彬大学教授。他讲起课来绘声绘色,活泼有趣,很受保卫干部欢迎。只要他一走上讲台,台下就响起热烈的掌声,因为大家知道钱壮飞又要讲生动真实的传奇故事了。他的课讲得太精彩了,往往一堂课几个小时下来,学员们都觉得意犹未尽。

1934年10月,时任军委二局副局长的钱壮飞随中央红军参加了长征,与周恩来、刘少奇等人编在一个小队,随军委纵队转战湘南、贵州等地。

由于钱壮飞等人的一路上的艰苦努力,红军的电码破译活动达到了高潮,对敌军的电令大多数都能截获,破译成功率几乎达到百分之百。

遵义会议后,钱壮飞调任总政治部副秘书长。

1935年3月31日,中央红军主力在渡乌江时,钱壮飞因躲避敌军空袭,掉队失踪。

听到钱壮飞失踪的消息,毛主席心情沉重,他知道钱壮飞掌握着大量重要机密,而且也是个多才多艺的难得干部。他询问周恩来:“恩来呀,钱壮飞还是没有消息?”

周恩来摇摇头说:“前天,南渡乌江的路上遭到敌机轰炸,部队重新整队集合出发后,发现钱壮飞不见了。一个对革命有重要贡献的同志失踪,我心里非常着急啊!”

周恩来马上派人去找,但由于军情急迫,一时无法找到钱壮飞的下落。

毛主席非常重视此事,亲自下令红五军团要不惜一切代价找到钱壮飞。

红五军团接到命令后,把这一任务交给了军团保卫局局长欧阳毅。欧阳毅立即带领一支队伍,往返乌江两岸寻找钱壮飞。他们在河谷里、树林里、村庄里,搜寻了好几个小时,边搜边喊,但始终没有找到钱壮飞的踪影。

中共隐蔽战线上的一代传奇英雄、曾是“龙潭三杰”之一的威震敌胆的钱壮飞,就这样倏忽间地在革命队伍中神秘失踪了!


对于这位谍海奇杰失踪的地点和原因,多年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大体而言,有以下几种说法:

其一,“被土匪‘撕票’”说。

根据此说,行军中,钱壮飞骑的是一头“驴驹子”,走不快,影响了行军速度。过乌江时,钱壮飞没有跟上大部队,敌机来轰炸,他跑到树林里躲了起来。

不幸的是,他在树林竟被土匪发现。土匪见他是红军的高级干部,猜想他一定很有钱,便向他敲诈钱财。

此时红军部队已经远去,无法取得联系。急难中,钱壮飞只得写信给远在上海的妻子,让她设法携款赎救。

因路途遥远,上海又是国民党统治区,他妻子接到信后也没有办法前来营救。最后,钱壮飞就被土匪“撕票”杀害了。

其二,“被推入深坑摔死”说。

贵州息烽县党史办在搜集历史资料的过程中,获得了宋家寨的老居民的一份回忆:

当年,一位自称“夏树云”的红军因病与大部队失去联系,便在宋家寨的一座山神庙内寄居,被跟踪而至的“清乡团”骨干罗绍安抢去了行李。

夏树云找到当地的里长陈玉顺说:“你们这里一个大麻子抢去了我的行李,别的东西可以不要,但有一枚印章和一些书籍必须还给我,否则找到部队后我可不答应!”

此事后被清乡委员宋子桢获悉,他与手下密谋后,将夏树云推入40多米深的没良坑中摔死。

宋昭荣后当时参与杀害红军的凶手之一,解放后被判无期徒刑,1980年减刑释放。据宋昭荣在狱中交代,那位红军的年龄、体型、相貌、口音均与钱壮飞酷似。

有人还拿着钱壮飞的照片让宋昭荣辨认,他说照片上的人就是被宋子桢推入没良坑的“夏树云”。

根据这些材料,息烽县党史办认为化名“夏树云”的红军,就是钱壮飞。

其三,“被乱石砸死”说。

贵州金沙县党史办在搜集历史材料过程中获悉:

当年红军大部队过乌江后,有一位红军战士沿着主力部队过江的路线单独向乌江北岸方向走来。这位红军身穿青色军装,背一个黄布包和一个小皮包,随身带着一支手,曾向当地群众买东西吃。

快天黑时,这位红军战士误入当地恶霸地主的爪牙黎丛山的家,并请求黎带他过江。

黎丛山见他单身一人还带着背包,认为发财机会到了,顿生歹意,便“热心”地为他带路。当行至后山乡岩口时,歹徒黎丛山趁这位红军战士不备,猛然将其推入30余米深的岩底,然后又下岩凶残地用乱石把他砸死,抢走了手和所有背包衣物。黎丛山回家后,用手换了两石米和一匹马。

当地善良的群众冒着极大的危险,将这位惨死的红军战士的遗体就地掩埋。新中国建立后,当地修水库时又将红军墓迁往后山乡张家垭口,并立有一石碑,上书:“红军烈士之墓。”

金沙县党史部门经过多方调查和论证后认为,这位遇害的红军战士就是钱壮飞。

其四,“遭空袭遇难”说。

这一说法比较权威。1940年,周恩来派人把钱壮飞家人接到延安。钱壮飞的妻子张振华在重庆苦苦等待了八年,此时方得知丈夫的死讯。

钱壮飞的次子钱一平后来回忆说:

“在杨家岭,周恩来和邓妈妈把我叫去说:‘你爸爸在第二次过乌江时遭敌人袭击,展开了激烈的战斗。等国民党飞机停止轰炸后,队伍集合走了一段路,我发现他不在身边,就下令一支队伍回去找……你爸爸牺牲了……那是1935年3月29日,他只有40岁。’”

另据当地群众反映,当年在敌军空袭时,有人看见一位骑白马的红军坠入乌江渡口,而这位红军的体貌特征与钱壮飞极为相似。

几种说法,扑朔迷离,到底哪种更接近事实真相呢?这已经成为一个历史谜团。而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钱壮飞失踪于州乌江一带。

周恩来在战争期间和解放后曾多次满怀深情地提起过钱壮飞,他说:“如果没有钱壮飞同志,我们这些在上海工作的同志早就不在人世了!”

2009年9月14日,钱壮飞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之一。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分类
  • 标签